“別人攢錢旅行,而我靠旅行謀生。”酷訊網首位旅游體驗師郝娜這樣說。


走遍各地賞美景、住酒店、享美食,卻不用花自己一分錢,同時還有報酬拿,旅游體驗師成為很多年輕人心目中的“美差”。


生活水平的提高使越來越多人產生休閑旅行的需求;另一方面,把旅游作為支柱產業打造的各地方也有推廣需求;加之旅游網站對內容的需求,多方的需求在互聯網平臺互相搭上,旅游體驗師應運而生。


旅游體驗師有兼職和專職之分,有時間、能拍、能寫、善于分享并有分享的平臺是基本條件。

重慶人杜洪明,兼職旅游體驗師已有3年多。在他看來,從事這份工作的首要條件是“喜歡旅行”。本就熱愛旅行的他,會用博客或微博記錄下自己旅行的所見所聞所感,并配以攝影照片,這些旅行經歷的分享為他積累了不少圈內資源和人氣,“自己有了平臺,自然會被邀請做旅游體驗師,前提是真的喜歡并善于分享。”他說。


而對生活在英國諾丁漢的博嫣來說,成為旅游體驗師,“其實是個意外”。在英國讀書時她在當地旅游公司兼職。擅長唱歌、畫畫的她,因為在“微視”上傳彈唱視頻而無意中積聚了大批粉絲,目前粉絲數已過百萬。所在公司特地為她設立了旅游體驗師的職位,開始做唱游,將彈唱與旅游相結合,目前她的身份是“環球旅游體驗師”。


旅游體驗師要么會拍照,要么擅長寫文案,而博嫣這類以拍視頻為主的比較少見。“這個崗很少招聘素人(即平常人)做體驗師,基本上都是旅游達人或者外聘網紅進行宣傳。”博嫣表示,她因外形和才華而具有的吸引流量的能力,或許才是公司所看重的。


旅游體驗師的確樂于分享,微博、微信、微視上,他們利用碎片化的時間隨時隨地分享自己旅途中的照片、文字和視頻。杜洪明說:“因為我本來就喜歡分享,能感受到分享的快樂,通過分享又可以提高自己的曝光率,就可以接到更多的邀請。”兩者形成良性循環。


在社交網站上的分享也是工作的一部分,通常根據主辦方或者旅游公司的要求進行。另一位在美國的兼職旅游體驗師張欣妍表示,她的工作內容包括全程直播,有需要的話要接受媒體采訪,此外,需要拍攝照片,錄制微視頻,后期撰寫游記,來配合合作方的宣傳。


旅游體驗師要熟悉各地的旅游情況并分享,這并不如別人所想象般輕松,雖將旅游當工作,但終究是一份職業,需要付出必要的辛苦和努力。杜洪明這樣形容:“眼睛在天堂,雙腳可能在地獄。”


2014年7月,博嫣在肯尼亞唱游的一個2分19秒的視頻獲得了瞬間微視大賽主題榜“人在旅途”的周冠軍。短短的視頻背后卻投入了巨大的工作量:在肯尼亞輾轉50多個場景,將同一首歌演唱了50多遍,拍攝時間長達7天,風景和動物的空鏡總計四百多個。


女生作為旅游體驗師,遇到需要獨自完成的體驗項目,會很辛苦和不易。2014年7月張欣妍曾獨自去臺灣完成了三個離島的行程,“需要海陸空大連運,作為一個女生自己走完全程還是經歷了預想不到的困難,”她說,“6點起床搭船到蘭嶼,浮潛3小時,騎行3小時,被珊瑚礁刮到一次,摔車一次。”


因為不屬于某一固定公司,兼職的旅游體驗師并沒有固定工資,通常以稿費、活動邀請的勞務費以及廣告費作為旅游收入。“目前除了接任務的旅行之外,我的旅行支出都是自己來承擔,大多數自由撰稿人也是這樣。能夠完全實現收大于支的很多博主一般都是接了比較多的廣告。”張欣妍說。


在已有的工作和旅游之間找一個“平衡點”,是兼職旅游體驗師需要考慮的另一個問題。


杜洪明經營著一家不大的貿易公司,擁有不少旅游體驗機會的他,根據自己工作時間和興趣來選擇出游。在外通過電話和電腦處理自己的工作,他也慶幸自己工作時間比較自由,可以兩者兼顧。


而出于對現實的考慮,旅游體驗師對女生來說也許并不是一份長久的職業。


1987年出生的博嫣預計長期從事這份工作的可能性并不大,女性個人的吸引力會隨年齡增長降低,也會遇到家庭的牽絆和社會的壓力,“雖然很喜歡這份工作,但想要把它變成事業,需要魄力和毅力。”博嫣計劃兩三年后會慢慢轉向產品開發和推廣工作。


做過兩年旅游體驗師的另一位女士,目前辭掉了從前的工作,在銀行上班,朝九晚五。“我比較崇尚自由,但最終還是向現實妥協,”她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:“將自己熱愛的事情當工作很好,但最終得考慮現實。”她計劃每年給自己兩次國外旅游,來滿足內心對旅游的熱愛。


2016年09月17日

文化旅游升溫并迎來“野蠻人”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旅游體驗師:不容易的“美差”

添加時間:

來源方式:原創

360安全彩票中心